未來10年,世界可能的10大變局

全部

未來10年,世界可能的10大變局

口述 | 金燦榮

生意,從來就離不開政治,政治從來也脫離不開生意。在一個政治經濟分不開的時代,不能盲目打出市場的旗號,直搗黃龍。而應該琢磨透全球化的時局圖,看清政治力量的走向。

  中國人大國際關係學院金燦榮教授在作客“觀天下”講壇時,將未來十年的趨勢歸結了十個方面,拎清這些問題,可以更加客觀地分析判斷時局發展的關係。

  我今天很大膽地選了一個大題目——“未來10年世界可能的大變局”,其實社會科學的預測功能比較差,主要還是做事後諸葛亮,把過去犯的錯誤和成功的經驗總結一下,以便以後走得更穩。

  為了簡便起見,我就把所想到的未來十年的趨勢歸結為十個方面。

  1、大國關係更加複雜

  儘管我們學者喜歡講一些邊邊角角的東西,會把那些非傳統安全性問題看得很高,但是從歷史經驗來看,大國關係對國際關係最重要,未來十年大國關係要比過去十年更複雜,這是一個大的判斷。

  “大國”很難定義,從經驗角度看,在我這裡是指六個國家和國家集團,即美國、中國、俄羅斯、歐盟(作為一個整體,它的行動能力相當於一個大國)、日本、印度,但巴西沒有算進來,雖然它的體量足以成為一個大國,很可惜,它的行動能力比較差。

  巴西人常說,上帝一定是巴西人,因為他對巴西太厚愛了。在巴西,你跟他們談“饑寒交迫”,他們徹底不理解,因為他們很少有“饑”的感覺,物產豐富,隨便拿個東西就可以吃,“寒”就更沒有了。

  有巴西朋友到北京來,當時正值1月份,我們跟他說要多穿衣服,他說好,結果他帶了三條長袖襯衫,然後一出北京機場就給凍一跟頭。因為他平時就是短袖短褲,帶三條長袖,不就是多帶衣服嗎?

  巴西這個地方就是條件太好,太好了以後就容易有問題——散漫、組織能力差,而人類的進步基本上是靠組織能力來衡量的,組織能力越強,發達程度就越高。

  地球最大的肺亞馬遜森林在巴西,地球的腎亞馬遜河也在巴西,水量豐富到什麼程度呢?即使在枯水期,其水量也是長江的8倍。

  具有如此體量的巴西就是個大國,但是很可惜,它缺乏組織能力,不能算“大國”。

  客觀看,六大國中,中美印會好于俄歐日。

  俄人口偏少,1.42億人,出生率只有0.67,一個女人生不了一個孩子;歐洲、日本的人口也在老化。從人口、資源、國家組織能力等角度,中美印態勢要好一點。

  主觀上看,未來這六國和六國集團的行為方式其實差不多,主要是三點:內部,外部關係,然後推進自己議程——首先都要搞好內部式,第二是儘量搞好與其他大國關係,把內部事務、國際關係這兩件事做好了,然後再去推進自己的國際議程。

  總體來講,未來的大國關係是非常複雜的,之間的縱橫捭闔,相互參與應該是加深的。

  對中國來講,未來中俄關係、中歐關係大致應該是穩定的,我們比較難處理的是中美、中日、中印三對關係。

  1、中美力量趨同,兩國關係挺難處

  從美國角度來講,未來隨著中國力量趨近,它會越來越緊張,然後對我們的反應會越來越不那麼從容。

  我有一個體會,美國在變,它現在進入更年期了。原來脾氣挺好的,很自信,雖然也有點毛病,就是喜歡頤指氣使,但總體來講還是好打交道的,因為自信的國家會寬容、幽默,罵它沒有關係,罵它反而會自己跟自己開玩笑。

  而現在,美國正在變得像印度,很敏感,喜歡聽奉承話,你講它好話它會高興,但一罵它它就跟你急,幽默感沒有了,沒有以前好打交道了。估計以後就是這樣,中國跟美國力量趨同,然後美國脾氣不好,兩國關係挺難處的。

  2、中日關係未來一定是很麻煩

  至於日本,我個人認為它是世界上所有國家中最難接受中國崛起的,因為日本有兩個心理是別的國家沒有的,一是對中國有愚蠢的種族主義,另一個是有非常深刻的犯罪感。

  過去一百多年,日本學西方,脫亞入歐,學到了一個很棒的東西——工業體系。日本自此掌握了現代製造業,之後工業化做得很好,不僅是亞洲第一,而且在全世界非西方的180個國家和地區它都排第一。

  而中國過去有段時間愚蠢地拒絕工業化,主要是晚清70年,對比之下,日本是朝野同心拼命地學,學得很好,而中國一再地愚蠢拒絕,導致的結果就是工業日本碾壓農業中國。

  這是事實,必須尊重和承認,然後謙虛地學習改正。但問題發生在下一個環節,日本的理論家、政治家、戰略家錯誤地把這一段時間的技術優勢解釋成了日本文明對中國文明永恆的優勢,這是偷換概念。進而有一些人比較惡劣,心也比較窄,就把它解釋成日本人比中國人強。

  在這個過程當中,日本還編造了很多文化謊言,而在中國,一幫愚蠢的知識份子一百年來一直在重複這些謊言。

  比如日本人說中國人馬馬虎虎,沒出國之前我是同意的,後來我去了美國,發現美國人跟我們一模一樣,接著去了俄羅斯才發現,那才叫馬馬虎虎,後來去了巴西和印度才知道真正馬馬虎虎的是他們,而且是沒有底線的,中國在大國裡面算好的,竟然也被日本人說成就是中國特有的毛病。

  再比如,日本人說中國人不團結,像一盤散沙,這個是很影響中國知識界、政治界的,連孫中山先生都這麼說。我之前也覺得這個判斷是對的,後來在世界上一跑,我美國去了一百多次,別的國家和地區也去了70個左右,跟他們一比,我們其實比他們多數都團結。

  比如非洲的盧旺達大屠殺,圖西族和胡圖族在4個月裡相互屠殺了130萬人,太殘酷了;再看中東、北非和西亞,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太深刻了;然後再看南亞,巴基斯坦和印度原來是一個文明圈,人種都是一樣的,但現在勢如水火。

  歐洲的話,我們可以說說斯拉夫人,斯拉夫分三塊:西斯拉夫、東斯拉夫,南斯拉夫,西斯拉夫的代表是波蘭,東斯拉夫的代表俄羅斯,他們之間是相互仇恨的,特別是波蘭對俄國的仇恨,大家應該都看過布羅津斯基的書《大棋局》,因為他是波蘭人,他是知道這個民族感情的,他在書中說波蘭人對俄國人的仇恨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不需要教育的。東斯拉夫是三兄弟,白俄羅斯、俄羅斯、烏克蘭,現在俄羅斯和烏克蘭的仇恨有多大?

  所以我的結論是,跟正常人類比,我們都比他們團結。

  另外,日本人在過去100年侵略中國,其實是有點心理障礙的,它心裡清楚中國是它的文化“養母”。如果大家有興趣到日本旅遊,別光買東西,可以去上野公園旁邊看一下日本國家歷史博物館,你會發現,日本從古墳時代進入王朝是702年,在八世紀才從部落進入王朝,是很年輕的一個民族。

  它接受的東西就是五經博士,從朝鮮半島傳過去的,它的文化是從學儒家開始的,然後再加上漢傳佛教,又叫大乘佛教。中國是它的文化養母,日本現代化以後上來就打我們,他為了說服自己,也為了震懾中國人,就要羞辱你,把你說得特別不堪,給自己找一個安慰。

  其實,日本今天已經開始面臨困難了,因為日本擁有技術優勢的前提是中國人愚蠢的拒絕學習,只要中國人開始學習,在技術上趕上他只是個時間問題。技術優勢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廣義的知識優勢的一部分,包括狹義的知識、技術、制度,而這些通過學習過程完全是可以彌補的。

  日本的高鐵叫新幹線,他們覺得自己獨步天下,現在他們清楚地知道中國高鐵比他們好。世界上三大高鐵系統法國、日本、中國,我們是最好的。日本新幹線最高時速246公里,法國272公里,在中國不到時速300公里都不好意思叫高鐵,我們叫動車。按照中國的標準,日本是沒有高鐵的,246公里的時速怎麼好意思叫高鐵?

  日本還有一個的特殊心理,他對我們有非常深刻的犯罪感,他絕對知道現在是對不起我們的。從甲午戰爭到全面侵華,對中國的侵略特別殘酷,它害怕我們有強大的報復感,它有點像販毒分子,犯罪分子被抓可能是死罪,遇到員警是要激烈反抗的,但是假如犯個小事被抓,員警來了可能就很老實。

  日本自己覺得他其實是犯了死罪,特別嚴重。中國屬於大國裡面特別好的國家,日本認個錯其實就過去了,但他就是不認錯,所以中日關係未來一定是很麻煩。

  中印關係以後肯定也是很麻煩,因為有邊界衝突,這是很現實的問題。然後在客觀上,我們又是同時崛起,處於戰略競爭態勢。

  2、世界在走向兩超多強

描述: http://n.sinaimg.cn/default/crawl/w550h364/20180228/K4_X-fwnpcns4638415.jpg

  第二個大趨勢是世界在走向兩超多強,不會像美國希望的那樣,永遠保持一超多強,也不是像我們以前推薦的“多極化”,它是兩超多強。

  在保持國內政治穩定的情況之下,我們的經濟發展比大多數國家還是要快,在此基礎上,我們綜合國力會穩步提高的。因此我估計,未來十年中國和其他大國應該是會拉開距離的。

  中國經濟發展有一個訣竅——我們是雙輪驅動、雙引擎,一個是市場,中國這個民族具有企業家天賦,給他市場經濟他就可以玩得轉,特別是長三角、珠三角。

  另外,中國地方政府每一個黨委書記其實都是CEO,整天想著怎麼招商引資。這兩年,地方政府這個輪子稍微熄了一下火,但是十九大之後肯定會重新啟動,我們會回到雙輪驅動,我們的經濟會更快一些。美國是單輪驅動,只有市場,它玩市場玩得非常好。

  總之,世界格局從一超多強走向兩超多強,這是一個判斷,然後再講具體一點呢,就是世界治理的主要平臺以後將是G20G7還會存在,但它的作用性是會下降的。

  隨著中國綜合國力強大,由中國推動的一些新的國際機制將會更為重要。比如說亞投行、金磚銀行、亞信會議、上合組織。

  另外,有些倡議,像“一帶一路”,還有一些理念,如“人類命運共同體”、“全球夥伴網路”,日後的影響也會變大。

  3、中等強國更加值得重視

  未來十年,我們對有些中等強國要給予更高的重視,因為他們發揮的作用會更大。在我心目中,未來特別要重視的四個中等強國有越南、印尼、伊朗、土耳其。

  為什麼呢?

  1、越南

  越南的工業化應該會搞得不錯,它是具備工業化能力的,而且它人口有9000多萬,很快要過一個億了,人口基數在那裡,工業能力也具備。

  前幾天國際奧數成績出來了,韓國第一,中國第二,越南第三,我覺得越南還是挺厲害的一個國家,然後外交策略也非常棒,值得重視。

  2、印尼

  印尼的位置很重要,隨著中國和印度的崛起,它在這兩個大國周邊,這種外溢效應,它可以受益的。美國的戰略中心又到這裡來了,以後非常有影響的三大國都在這了,他可以借這個力。

  此外,印尼本身人口基數龐大,資源環境不錯,地區條件也不錯,大家都會去拉印尼,它的外部環境也是左右逢源的,所以印尼還是很有希望的。

  但印尼的內部問題要比別人大,越南共產黨領導時他就土改了,之後對國家的工業化也有好處。

  土改是一個國家現代化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很多東南亞國家、非洲國家、拉美國家的現代化障礙首先就在這裡,沒有土改,財富不平均。這個國家有富人,但他的錢都拿到國際市場,交給美國的對沖基金去賺超額利潤了;這個國家有錢,但錢不歸國家管,富人會變得更富,可是整個國家是窮的,現代化也就沒有資金了。

  3、伊朗

  首先伊朗的文明悠久,我們常說中華5000年,其實是包括很多神話的,實際上也就將近4000年,但伊朗可是實實在在的5000年,文化底蘊非常棒。這個民族的人口也不少,國土160多萬平方公里也不小,應該講他在穆斯林世界裡面屬於難得的有自己工業的國家。

  伊朗現在整體的態勢還可以,坦率講,伊朗的崛起,我覺得第一功臣是美國,第二是它自己。

  其實有一段時間伊朗很難受,79年綠色革命以後,因為扣了美國人質,整個西方壓它,遜尼派世界壓它,在西方和沙特共同支持之下,薩達姆去打他,兩伊戰爭打了8年半,伊朗死了460多萬人,很慘。

  軍事上被人打,政治上被孤立,經濟上也很困難,因為79年第二次石油危機之後,西方人去工業化,然後石油價格下降,伊朗就是靠石油,所以在很長時間上經濟上很困難。但是進入本世紀,在美國人的幫助之下,它現在是鹹魚翻身,活過來了,比如說美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它的宿敵薩達姆幹掉了。

  伊朗在安全上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外交上也出現改變了,還有這些年石油價格上漲,它的經濟也活過來了,所以伊朗現在比十年前位置要好很多,未來依然看好。

  此外,為什麼以色列特別怕它呢?因為它以後很可能是在穆斯林世界唯一一個對以色列有確實威脅的國家,其他還真沒有這個能力。因為以色列特別怕它,美國受以色列影響,現在要整它。

  但無論怎麼垮,伊朗還是會做一股獨立的中東力量,並發揮作用。

  4、土耳其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很有抱負,他想推行新奧斯曼主義,會給中東帶來很多變數。

  其他值得重視的中等強國,在我們周邊的有韓國、緬甸、哈薩克,在美洲有墨西哥、阿根廷,都算比較重要的,再然後就是埃及、以色列。

  但是,最值得重視的是我前面列的這四家:越南、印尼、伊朗和土耳其。

  4、區域會更加分化

  第四大趨勢是區域會更加分化,未來十年我推算北美和澳洲從國際關係角度來講,會非常穩定。

  從國際關係角度,北美和澳洲未來是世界政治的穩定島,歐洲和中東亞也比較穩定,這兩個地區矛盾很多,但管理能力比較強,大致能夠穩定;中東肯定會更亂,伊朗和土耳其會更活躍,什葉派和遜尼派會打得更厲害,還加上一個新變數——庫爾德人;中亞國家內部都有權力交接問題;拉美外溢效應不大。

  非洲我認為可能會向好,情況會比過去十年好。當然,非洲還不具備在經濟上自我發展,在安全上自我控制的能力,它需要國際社會的説明。原來幫了也沒用,現在幫忙會有點效果。

  非洲跟中東的未來發展有點相反,中東會更差,非洲會相對較好。而且坦率來講,非洲相對較好,中國的貢獻肯定是第一位,中國真的給非洲帶去了工業化。現在大家去衣索比亞,那簡直就像一個中國,到處都是工地、吊車,然後牌子都是兩個,上面是中文的,下面是當地文字。

  南亞地區較難把握,難點在於印度,經濟增長能否持續?能否慎用權力?經濟發展還可以,國際資本看好,外資規模跟中國接近,但作用比中國大,因中國GDP基數大,是印度五倍多。

  當然,印度本身問題很多,印度最大的困難是社會需要改革,印度最大的問題是它的政治結構是現代的,但整個社會結構還是前現代社會結構,它需要社會改造、土地改革,這個實際上是很難的,這些困難它能不能克服我也不知道。

  英語確是學習別國的工具,很有用,但沒那麼重要。日本人英語並不好,但日本現代化搞得很好。辛巴威基本上全民講英文,但創造了經濟史奇跡——通貨膨脹世界第一。印度有13億人,天天講英語的也就一億人,比例很低。

  有一個“印吹”論調喜歡說印度民主。其實你看英國的歷史,現代民主這麼來的,古代它有貴族,它沒有民主,民主是現代的,英國先是工業化,人口往一塊彙聚,以前生產都是一家一戶,就在自己的院子裡邊,英文叫courtyard,爺爺帶著兒子孫子一塊做東西,後來才有factory,因為有大機器,出現勞動密集,然後就有了城市化,人類累積到一定程度,就喜歡搞民主。一開始民主化沒規矩亂來,誰人多就欺負誰,你欺負別人,所以英國的現代民主是工業化、城市化的產物,而不是前提。

  印度是反過來的,印度被英國殖民,是從外移植來的現代民主和法治,但它的工業化、城市化還在進行中,然後就導致民主化其實對於它的工業化、城市化構成阻礙。

  “印吹”們真正拿得出手的是第三個說法:印度以後人口會比我們多。印度唯一超過中國的就是人口,這一點是比較有譜的。但有一個問題,人口多不一定就是好事,對於一個現代國家來講,立身資本是現代製造業,現代製造業是由工業人口決定的,不是由人口決定的。

  印度有一大挑戰,就是讓其新興人口適合現代工業。現代工業人口需要解決三個變數:

1.人得有上進心,要有working desire工作的願望;

2.要有working skill工作的技能,因為現在工作越來越複雜,必須會交流、懂技術、會管理;

3.要有working discipline工作紀律,人類的現代化從一個角度來講就是效率不斷提升的過程,而效率提高有兩個路徑,一個是科技創新,另一個就是科學管理,科學管理要求接受分工的人要守紀律。

  印度能不能把它的年輕人變成符合這三個標準的勞動力很難說,它的宗教因素很重,它還跟信奉一神教的西方不一樣,印度是多神教,他們信生閉環,能忍耐,就是說你這輩子欺負我,我下輩子欺負你,所以他不著急。

  我們可以把工業化以前的文明大致分三個取向:一個是環地中海文明圈,它們信奉一神教,是看未來的,擁有一個完滿的人格,注重現世;第二是南亞文明圈,它是多神教,看過去的,講究迴圈;還有一個就是中華文明圈,我們是看現在的,所以中國人不會吃虧,你打我,老子肯定要報復你。

  咱們中國人的上進心太強了,我們的working desire太強了,現在的小朋友從媽媽肚子裡面就開始競爭。另外,我們的working skill也沒有問題,中華文化圈對教育的重視在世界上除了猶太文明,沒有誰可以跟我們比。

  中國小孩的working skill都很高的,印度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因為印度現在的文盲率很高,而且脫盲標準非常可笑,盧比上有15種文字,你能用任何一種文字說出自己的名字,就脫盲了。即使這樣,印度45%的成年人是文盲,這恐怖吧。怎麼讓新生勞動力有workingskill是一個大挑戰。

  總之,解決working desire的問題,就要跟宗教博弈,解決working skill就要改善教育體系,實現working discipline守紀律,就要去克服散漫的傳統。如果印度未來新增的勞動力不能夠解決這三個問題,那所謂的人口優勢就是經濟上的負擔,而不是財富。

  我認為只要是中華文化圈的孩子,天生都具備這三個東西,天生就是好勞動力。有一個現象可以證明,就是國際資本的流向。

  國際資本首先會往發達國家跑對吧,因為發達國家市場成熟透明開放,第二就是往東亞國家跑,別的地方不怎麼去的,不然你看非洲拉美中東還有南亞,年輕人烏泱烏泱的,那麼多勞動力,國際資本為什麼不去?人家是精算過的,因為在發達國家和東亞能賺到錢,證明這個地方的勞動很優秀。

  所以結論就是“印吹”們雖然很看好印度,但是你得拿出更過硬的道理來,光靠英語好、有民主、年輕人多,我們剛才的分析就足以擊破他們這個邏輯了。

  5、全球治理問題嚴峻

  全球治理的需求是真實存在的,但供給下降了。原來提供全球治理的,是美國和歐洲,現在都有心無力。全球治理的需求上升,供給下降,產生赤字。這個問題會很嚴重,也逼著中國必須加入全球治理。

  未來十年的一個大背景是,世界經濟的動力還是不足的,世界經濟特別好的時候應該是90年代,那個時候IT革命如日中天,進入本世紀,動力開始變差了。

  21世紀以來,世界經濟特動力開始變差,金融危機後更差。未來十年,很難出現類似IT革命的經濟增長動力,但同時伴隨自由貿易與公平貿易之爭。

  中印等新興國家會高舉自由貿易大旗,而發達國家主張公平貿易。表面上,這是規則之爭,實際是利益之爭。

  另外,過去30年全球化越來越快,一直在加速,未來十年全球化肯定是會放緩的,倒不一定逆轉。除了氣候變化、貧富分化、資源不足、恐怖主義等老問題,還有網路帶來的新問題。

  6、科技與產業競爭出現新變局

  在科技與產業方面,由於中國加大投入,人類在科研的總體投入增加,新的科技成果會增加,會產生新的業態。

  21世紀前十年,針對IT基本原理的運用基本到位,後來都是在原有基礎上開發,現在我發現中國人在用別人的技術方面做得挺好的,比如共用單車、淘寶、無現金支付,有什麼“新四大發明”,除了高鐵,其他都是新業態。但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未來十年應該還不會出現,還是在醞釀中。

  然後在科技與產業方面,我有一個大膽的設想,就是未來十年可能會漸漸地出現一個態勢,未來主要由中美兩家在競爭。我們人類能想到的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有五個方向:新材料、生命科學、人工智慧、量子和新能源。

  未來在這五個方向有可能產生第四次工業革命。這些方面,美國都是最好的,中國會進入第二梯隊,跟歐洲、日本在一個層次,但很可能從第二梯隊中脫穎而出,與美國競爭,印度、俄羅斯重在參與。

  第四次工業革命,肯定已經跟第四梯隊沒關係了。我估計,未來十年中國很可能在第二梯隊把歐日甩在後面,於是形成中美在未來科技和產業中呈現雙強競爭的態勢。

  7、再現新的國際競爭領域

  人類競爭,除了傳統的陸海空,還會到新領域去,未來會出現新的國際競爭領域:網路、基地、太空、深海。

  因為我們人類開發的領域會增加,然後競爭領域也會增加,除了傳統意義上的陸海空,一定會在這四個方向展開新的博弈。

  8、政治穩定很困難

  未來十年跟過去時十年相比,各國政治穩定都是很困難的,維持成本會變高。過去十年,大家應該有印象,是非西方困難一點,不太穩定,像中東歐就有顏色革命,阿拉伯有阿拉伯之春。

  未來十年,我覺得西方東方都很困難。西方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主流分化,民粹和精英在分化,精英原來主導各種資源,但是現在從特朗普現象、英國脫歐可以看出西方內部出現了民粹和精英的矛盾,還出現了左右更極端化的矛盾。

  2016年美國選出了地產商總統特朗普,但是請大家注意,還有人值得重視,就是左派這邊,民主黨桑德斯,他左右線拉得挺開的。

  另外,實業集團和虛擬經濟集團的矛盾會上升,特朗普其實代表實業集團,他對虛擬經濟是有點懷疑,過去十幾年都是虛擬經濟主導美國,所以至少這三個矛盾從去年的英國、美國、歐洲選舉當中可以看出來,民粹與精英,左與右,實業與虛擬經濟的三大矛盾,結論就是西方的主流在分化,這會導致西方政治不穩定。因為多党民主有個前提,就是主流非常的堅強,然後再分成不同派系,這個時候玩多党民主可以鬥而不破,可是一旦主流沒了,多党民主就是對戰了。

  非西方過去十年不穩定,未來十年還是不穩定,因為非西方的發展中國家多,很多國家都在城市化,城市化本身會帶來政治上的衝突,原來都是在農村,人群挺分散的,不太容易組織起來,會有刑事犯罪,但是政治運動很難搞。但是,到了城裡面,人的政治覺悟會上升,要求會提高,組織能力也會加大。城市化和現代化是必要的一步,但是從政治角度來講,會帶來問題。

  而且,現在所有新興國家都面臨中產階級這個問題。城市化、中產階級擴大、教育普及這都是現代化必須做的,但是它都有政治上的壓力。

  另外還有網路的影響,網路會帶來兩個世界,一個現實世界,一個虛擬世界。在虛擬世界中有很好玩的東西,但有很極端的東西,很多人平時生活中很溫和,上網後跟變了個人似的,變得神經兮兮,非常極端化。

  非西方的很多國家都在城市化,也帶來政治問題。原來人都是在農村,不太容易組織起來的,政治運動很難搞。城市化以後,人的政治覺悟上升,要求也提高,組織能力也會加強,帶來社會與問題,現在所有新興國家都面臨這個問題。

  9、文明衝突:諸神的戰爭

  還有就是文明衝突。這個文明衝突,叫做諸神的戰爭。而且,內部文明衝突和外部文明衝突交織。它是以利益為基礎,但是超越利益。如果我們倆處於同一個文明,我們的矛盾主要是現實利益矛盾。如果我們是不同的神,那除了現實利益衝突,還有神的衝突了。

  如果只是利益衝突,大家還可以算,然後調配,好解決。要是引入諸神戰爭,這個就挺麻煩的。

  文明衝突就是諸神的戰爭,它以利益為基礎,但是超越利益。那麼未來十年來就是在內部文明衝突和外部文明衝突中交織進行。

  內部文明衝突主要體現在歐洲。歐洲難民越來越多,難民中穆斯林比例大,會引起歐洲主流社會反彈。美國也會有,但可控,歐洲問題非常嚴重。美國也會有,但是它可控。

  外部文明衝突主要在兩個地方:一個是西方世界與伊斯蘭,另一個就是印度與伊斯蘭。

  10、非傳統問題會更加嚴峻

  未來十年,非傳統安全問題會更加嚴峻。社會思潮的分化會比過去更厲害。移民難民問題會更嚴重,再加上三種勢力: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分裂主義,非傳統安全挑戰甚大。未來,如果從中國做起,能實現低碳增長,控制氣候變化就很有希望。

  咱們中國公知有一個弱點,就是他眼中的人類就是西方。其實他們是種族主義者,他們講“中國與世界”,這個世界就是西方。其實、中國和其他非西方國家,佔據人類的一多半。以後思潮會變得挺分裂的,坦白講,這兩套普世價值誰也說服不了誰。

  我現在年紀大了,年輕的時候我相信辯論可以解決問題,現在發現辯論根本不解決問題。一個人形成自己價值觀以後,死倔死倔的,根本就不會改,辯到後來就是傷和氣,你想說服對方根本說服不了。

  你知道人在什麼情況下會變嗎?就是他做事失敗了,你的說法才有影響,否則光跟他講道理一點用都沒有。

  未來十年我們人類解決氣候、控制氣候變化還是挺關鍵的。如果我們共同努力能夠實現經濟增長,同時又能控制碳排放,如果能做到這點,那麼未來控制氣候變化就很有希望了。但如果做得不好,那以後可能這個問題會變得非常嚴重。

  以上就是我對未來世界十個方面的預測,非常粗糙、非常個人化的預測。我提出來之後就有一個討論的靶子,大家可以在這個基礎上去細化去校正。

 

責任編輯:郭明煜 SF008

作者簡介:金燦榮,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學家、美國問題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教授。

 

資訊來源

相關課程

AIA in Taiwan

AIA英國會計師公會 ​國際會計師資格證照課程 AIA簡介 課程優勢 課程設置 課程結構 AIA的法定地位及國際性 申請資格與文件 各國會計師證照比較 一、AIA簡介 ...

瞭解更多

AIA in Vietnam

AIA英國會計師公會 ​國際會計師資格證照課程 一、AIA簡介 AIA國際會計師 ─ 當今最炙手可熱的執業資格證書 AIA國際會計師公會,全稱The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Accountants(簡稱...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