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想當私召車業霸主 Grab的野心有多大?

全部

不只想當私召車業霸主 Grab的野心有多大?

資訊來源

文/黄伟曼  来自/联合早报

强龙难压地头蛇,Uber东南亚业务被Grab收购的传言之前已满天飞。本月26日,这个消息证实下来了。

近几年,快速窜起的新兴私召车业者Grab,将接管Uber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的业务和资产,下来也会把Uber在区内的送餐业务Uber Eats整合到Grab现有的平台上。

这瞬间改变了目前东南亚私召车市场中,Uber、Grab与印度尼西亚的Go-Jek三强鼎力的局面;在新加坡,Grab可能成为私召车业界龙头老大,同时为其他业者和消费者带来不确定性。

然而,有一件事却相当确定:这次的收购进一步证明,立基于东南亚的Grab,眼光不仅投注在共享乘车服务上,它也认识到自己必须把精力放在其他市场的竞争中,包括继续在结构层面上翻转整个东南亚区域的数位金融市场。此次宣布后,Grab在回应媒体询问时,也如此形容接下来的目标:它要成为“东南亚每一个人日常生活中都得使用的领先移动平台”。

Grab的野心究竟有多大?目前估计仍处于亏损的Grab,终于在私召车市场稳住脚步。它下来能打赢更多战役,如一些观察家所期盼,摇身成为东南亚的阿里巴巴或腾讯吗?

从数据看Grab的共享乘车“东南亚版图”

如今,在东南亚大小城市中,轻易能看到Grab鲜明的绿色标志。也许一些人不知道,与美国每1000人中有574人拥车的庞大数目相比,东南亚人的拥车率显著较低,每1000人只有70人拥车。再加上一些政府大力推动与实现减少拥车的目标,东南亚市场对共享乘车的需求,一定程度上为Grab在这个区域大展拳脚,提供了基础。

尤其此次收购Uber东南亚业务,Grab证明了自己相对Uber这个市值超过自己好几倍、已在全球各地打好基础的巨头,仍有一定特殊优势。观察家普遍指出,Grab熟悉东南亚本地文化面貌与市场生态,而能做到突破仅单纯复制Uber模式的经营,提供更多本土化服务,因此成为该区域共享乘车业的领航者。

GRAB-2018-USER

 Grab更大的野心:东南亚数位金融圈

在东南亚,数位金融服务尚未成熟,Grab当初能够扩展共享乘车业务,一定程度上也因它一开始考虑到该区域大多数人没有信用卡,或不熟悉移动支付,提供了现金付款选项,因此拿下了Uber吃不到的市场。

然而,Grab也对东南亚的移动支付市场虎视眈眈。2017年底,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和中国打车巨头滴滴出行,以高达20亿美元战略投资支持Grab。Grab继续强化在几个主要市场的互联网经济领先地位后,随即向新加坡第三方商家开放GrabPay电子支付服务。

紧接着,Grab也宣布成立金融科技平台Grab金融(Grab Financial),集合公司的付款、奖励计划、金融服务和代理服务于一个平台,循序渐进地扩大它在东南亚数位金融版图。

这些都是它逐步突破自己原有业务的迹象。只不过东南亚的移动支付与科技金融业战场目前十分拥挤,再加上每一个国家有各种本土业者势力介入,想分一杯羹,Grab要在各环节大展宏图,并不容易。

但能肯定的是,如果GrabPay和Grab Financial最终成为东南亚市场的大赢家,这些服务将会成为Grab业务链条上的关键一环。

Grab在哪方面展现野心?

  • GrabPay:Grab正在东南亚大力推进移动支付方案,客户现在可使用手机钱包进行资金转账
  • GrabFood:Grab的外卖行业目前在印尼和泰国运营,随着UberEats东南亚服务的整合,这项服务的市场竞争力大增,料将给其他业者如HonestBee和Deliveroo等,带来显著压力。
  • GrabFinancial:Grab与日本消费者融资公司Credit Saison成立合资公司,利用Grab的商业用户网络与数据分析能力,强攻东南亚新兴经济体的小额贷款市场。

Grab如何巩固共享代步市场?

  • Grab进一步整合新加坡境内共享代步行业,包括宣布与oBike、代步滑板企业POPScoot以及两家新晋初创公司GBikes和anywheel合作。
  • 今年上半年正式进军共享脚踏车市场,新应用GrabCycle率先在圣淘沙推行。
  • 与物流巨头YCH合作,解决因共享器材分布不均、以及胡乱摆放而影响市容的问题

Grab的故事

Grab在2012年成立。Grab总裁兼创办人陈炳耀的朋友,有一次在吉隆坡机场搭乘德士到他家时,因为被司机骗了德士费,且司机服务态度恶劣,开始抱怨吉隆坡的德士服务,结果启发了陈炳耀,思考开拓共享乘车服务的可能性。

这句牢骚也让陈炳耀找来了在哈佛商学院念书的马来西亚同学,即曾任麦肯锡(McKinsey)咨询师的陈慧玲,一同与他草拟一份有关利用手机应用软件的商业计划。这款软件在哈佛2011年的创业商业计划大赛中赢得亚军,陈炳耀靠着哈佛商学院和各方面的资助,隔年在马来西亚推出“MyTeksi”应用,进而发展成今天大家所熟悉的Grab。

在某个程度上,Grab也让陈炳耀回到家族事业的起点。他的祖父辈以经销汽车起家,父辈把公司发展成汽车代理王国。

随着Grab今年初完成总额25亿美元(约32.7亿新元)的融资,不仅Grab估值增至60亿元,陈炳耀也跃升进入马来西亚50富豪榜,净资产估计达3亿元。不过,陈炳耀目前已入籍新加坡,Grab自2014年,总部也设在本地。

Grab的未来?

Grab的例子给予了新加坡与本区域的起步公司一些希望,一定程度上让他们看到,只要了解自己的市场,就可以崭露头角。然而,尽管一些观察家期盼Grab能壮大至成为东南亚的阿里巴巴或享有同等地位,但考虑到中国滴滴目前也是Grab投资者之一,待时机成熟之时,Grab或许会被滴滴或其他更大业者并购。那将是更务实的展望。

相關課程

北商仰光EMBA管理碩士班

國立台北商業大學 (function(w,d,s,l,i){w[l]=w[l]||[];w[l].push({'gtm.start': new Date().getTime(),event:'gtm.js'});var f=d.getElementsByTagName(s)...

瞭解更多

預約北商仰光EMBA專班課程旁聽

※為方便我們安排視聽流程,如欲參加課程,請點選此連結留下您的聯絡資訊。

瞭解更多